一(16)黄昶华 花粉:一直被你忽视的奇迹 精彩稿件

作者:黄昶华 校区/班级:聚亨校区/一(16)班 来源:原创 浏览: 发布时间:18/04/11

2013年初春,一场名为“榛树花粉”(Pollen from Hazelnut)的装置艺术展,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(MoMA)留下了一段蜜色记忆:惊奇之后的宁静,通往神启的时空。

  尺寸约5.48 x 6.4米的蜜色平面,完全由榛树花粉构成。艺术家Wolfgang Laib亲自完成花粉的铺撒,这个过程也是作品的一部分。

  利用一柄筛子、一把勺子,除了工具的撞击声和微细难辨的花粉的响动,再无杂音,亦无杂念。一场以花粉为入口的仪式,正在进行。

  这层轻柔如雾、难以名状的黄色物质,竟然是花粉——这几乎是所有观者的第一反应。继而,他们向艺术家提问:“为什么要选择花粉?你认为花粉有何深义?”

  在Wolfgang Laib看来,花粉,是生命的本质。

  这位1950年出生在德国的艺术家,在植物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创作理想。花粉、米粒、树蜡……这些植物性原料,成为他着力探索的创作材料。收集花粉的想法和行动,从1977年就开始了。

  

  他收集各种植物的花粉。他着迷于花粉的精微,以及其中蕴藏的生命力。为了创作“榛树花粉”装置艺术,他用近20年时间,收集了数以亿万计的榛树花粉颗粒。

  

  “榛树花粉”,让观者在莫大的惊奇中,重新审视“花粉”这一存在:长久以来被忽视的细小颗粒,是种子植物(seed plants)的生命之本,也是地球的生命之本。

  对花粉着迷的人,当然不止Wolfgang Laib一个。从19世纪开始,博物学家们绘制的花粉图谱,就向世人展示了花粉的奇妙。

   随着显微技术的发展,到21世纪,获得关于花粉的5000倍放大图像,已不是难事。瑞士摄影艺术家Martin Oeggerli,就是一位利用显微技术进行创作的实践者。

   Martin Oeggerli发表了一系列以花粉为主角的超高倍显微摄影作品。他镜头下的花粉颗粒,每一颗都如华丽剧场,又或是奇幻星球,刷新人们的认知。

橡树花粉,25-50微米

哈克木花粉,50-100微米

竹子花粉,37微米

南瓜花粉,250微米

日本柳杉花粉,2’950:1

  鬼马糖果,外星小怪兽……分分钟被我们忽略的花粉,一旦换个视角,忽然自成一个宇宙。这亘古存在、近30年来才借科技的助力被人类看清的真实,和我们梦中的想象,是多么相近啊。

天竺葵的雌蕊,粘着花粉,50:1

  这些奇妙的花粉造型,亦启发了不同领域的设计师们。瑞士设计师Regine Cavicchioli、 Roman Jurt 和 Michael Kennedy以高倍放大的花粉为灵感,创作了3D打印“花粉灯”系列。

Pollen Lamp系列,用3D技术还原多种植物花粉的超高倍显微实况

“青草花粉” 

“白蜡树花粉”

“蒲公英花粉”

“向日葵花粉”

+ 花 粉 小 百 科 +

| 榛 树 花 的 模 样 |

Wolfgang Laib用于创作装置艺术的花粉,来自榛树(Corylus avellana)的花。正是这些金黄色、在3-4月开放的葇荑花序,点亮了艺术家的灵感灯塔。

Corylus avellana

榛树的葇荑花序

| 只 有 开 花 植 物 有 花 粉 吗 ?|

靠种子进行繁殖的植物,就是“种子植物”。在庞大的种子植物群体中,植物学家再区分出“裸子植物”和“显花植物”(又称“开花植物”)。简单说来——

��裸子植物的种子裸露在外,不开花;

��显花植物的种子有包裹物,开花。

松、桧、杉、枞、柏,都是裸子植物,不开花,但是有花粉。裸子植物gymnosperms一词,来自希腊语“gymno”(裸的)和“sperma”(种子)的结合。

只有开花植物有花粉吗?

并非如此。不开花的植物,也有花粉。

汉语“花粉”,叫人产生错觉,以为“花粉”是“花”的专属,有花才有粉。实际上,回归花粉/pollen一词的拉丁词源,它仅仅指涉“精微的粉末”,并没有和“花”绑死。

“电子显微镜头下的多种植物花粉,向日葵、圆牵牛、西达葵、天香百合、月见草、蓖麻。”

  花粉实际上是一种孢子,它们主要是雄性的。打个不那么精确的比方,花粉的功能类似于哺乳动物的精子。花粉是种子植物的专属。即便不开花的裸子植物如松杉柏,亦有花粉。

 

| 无 花 的 “花 粉” ,什 么 情 况 ?|

那么,不开花的裸子植物,花粉长啥样?以松树为例。我们熟悉的“松果”,就是松树的“球花”,有雄、雌之分。每年圣诞都要见面的,是松树的雌性球花

常被称为“松果”的部分,是松树的“雌球花”。“雌球花”每片鳞片的底部,生长着两个胚珠。雄性松树花粉被风带到胚珠上,就完成了“授粉”。

而松树的雄性球花,相对来说生活中不太常见。这类“假花”会产生雄性的花粉,靠风把花粉携带到雌球花的胚珠上,完成授粉过程。

风中的雄球花

| 开 花 植 物 的 花 粉 迷 阵 |

真正能把花粉玩儿出花的,当然还数开花植物。目前开花植物被公认为“地球上演化最先进及优势的植物种类 ”,数量多达30万余种,是称霸陆地生态系统的植物类型。

之所以能做到“制霸陆地”,花和花粉,立了大功。以黄水仙和羊蹄甲为例,花粉和整朵花的关系,如下图��

黄水仙花冠解剖图

羊蹄甲属(Bauhinia)花冠解剖图

作为雄性生殖器的雄蕊(stamen),一般由花粉囊(又称“花药”)、花丝构成。花粉囊负责生成花粉,当花粉成熟,花粉囊便会裂开,好让花粉散出。

电子显微镜清晰地呈示了花丝及花丝顶端的花粉囊。当花粉成熟,花粉囊就会裂开,让花粉得以释放。

开花植物在进化过程中,为确保物种延续,没少花功夫。配合生存环境“斗智斗勇”,起用各种策略,而不同植物万千形态的雄蕊,就是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演化出来的卓越艺术品。

西番莲(Passiflora edulis)的雄蕊 + 雌蕊,好似双层螺旋桨,科幻感十足(图片来源:flickr)

中文俗称“炮弹树”的Couroupita guianensis,是原生中南美洲热带雨林的乔木。它们的花拥有密密麻麻的雄蕊,神似柔软毛刷。花粉囊通常集中在较外围的雄蕊上,最内侧的雄蕊则没有花粉囊。当传粉者进入“毛刷”深处,便会被“刷”上一层花粉。

Couroupita guianensis,玉蕊科炮弹树属

 

炮弹树的花和果实,五星奇葩��

又譬如倒挂金钟属的Fuchsia procumbens,花粉完全成熟时呈现迷离蓝紫色,高高伸出,宛如蓝色围栏。所有意图深入花心的访客,都必须与环形花药擦身而过。

Fuchsia procumbens

| 花 粉 信 仰 |

对某些崇拜自然的族群来说,花粉,也可以是神圣的。北美原住民阿帕切族(Apache)在传统仪式“na'ii'ees”(意为“Sunrise Ceremony”,“日升仪式”)上,就将花粉作为祈福的圣物。

在“日升”仪式上被祝福的阿帕切族少女

© Rebecca Hobert

“日升仪式”类似于“少女成人礼”。族人会将大量金色花粉,自少女头顶撒落,直到她满面金黄,仿佛被阳光照亮。有研究者指出阿帕切族使用的花粉来自香蒲——一种多年生挺水植物。

虽然花粉如此重要、美妙,但对花粉症患者来说,它们却可能是100%的灾难。花粉是某些人的致敏原,引发打喷嚏、哮喘、眼部瘙痒、荨麻疹等排斥反应。小伙伴们在日常生活中要注意咯~

一 颗 小 小 花 粉

也 有 大 千 世 界

参与评论,需要登录
有帐号,
点击登录
没有帐号? 注册一个
忘记密码? 找回密码
盐城市第一小学家庭实验室
苏ICP备08018358号